2012国考申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

2020-02-12 22:01 来源:未知

对于老人来说,如果护理人员今天热情、明天冷淡,这个勤快、那个怠惰,无疑将给他们的养老生活蒙上阴影,也将给老人子女带来烦恼。

  一、时政背景

养老;公办养老院;共有产权

通常,如果65岁以上人口占比超过7%,我们就称之为“老龄化社会”。我国目前65岁以上人口约1.78亿人,占总人口的13.3%。可以说,我们是“未富先老”。这无论是对社会养老能力、养老保障体系,还是对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都带来了严峻的考验。

中国人常说:“养儿防老。”在农业社会,人们的经济活动与伦理活动,都在家庭之中完成,耕地纺织与养老育幼,几乎可以同时进行。但随着人类进入工业社会,单位、企业、社会已替代家庭,成为现代社会养老服务的重要渠道。因此,农业社会价值观念中,子女身上承担的孝亲养老功能,就势必要被社会化养老所分担。

“十二五”时期,随着第一个老年人口增长高峰到来,我国人口老龄化进程将进一步加快。从2011年到2015年,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将由1.78亿增加到2.21亿,平均每年增加老年人860万;老年人口比重将由13.3%增加到16%,平均每年递增0.54个百分点。老龄化进程与家庭小型化、空巢化相伴随,与经济社会转型期的矛盾相交织,社会养老保障和养老服务的需求将急剧增加。未来20年,我国人口老龄化日益加重,到2030年全国老年人口规模将会翻一番,老龄事业发展任重道远。

这会带来一个问题:如何在国家与市场的协作下,把子女身上的部分养老功能,以合理的方式和价格,交给专业人士承担。

二、我国老龄工作和老龄事业面临哪些新形势、新情况

而在信息爆炸时代,养老问题众说纷纭。但万变不离其宗,理解中国的养老问题有两个基本框架:养老服务与养老保障。

1.老年人口规模大。我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老年人口超过l亿人的国家。据预测,到2014年我国老年人口将达到2亿人,2050年将达到4.37亿人,这么大的老年人口规模,在全世界都是罕见的,远远超过多数西方发达国家人口总数。

养老保障讲的是我们养老的钱从哪里来,而养老服务讲的是,当我们老了,除了依靠子女之外,我们还有什么选择。那么现在中国社会能够提供何种程度的养老服务?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2.老龄化势头猛。新中国成立后,我国曾经出现3次生育高峰,随着这些人口陆续进入老年,随着我国人口平均寿命的延长,我国老年人口将呈现惯性快速增长的局面。据估计,今后一个时期,我国老年人口年均增长将达800万。2000年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约占总人口的1/10,2008年约占1/8,预计2018年将占1/6左右,2025年将占1/5左右,2050年将占1/3左右,届时,我国将成为世界上人口老龄化程度比较严重的国家。

中国真的是“未富先老”

3.高龄老人比例高。2000年,我国80岁以上高龄老年人口为1199万,占老年人口总数的9.1%;2008年底,我国80岁以上高龄老年人增加到1806万,占老年人口总数的比例提高到11.3%,提高了2个多百分点。预计到2050年我国80岁以上高龄老年人口将达9500万,占老年人口总数的比例将达22%。老年人口的高龄化,意味着失能、残疾、带病老年人口越来越多,给老年人社会管理和服务保障带来新挑战,这进一步加剧了我国老龄问题的严峻性。

判断老龄化社会的国际通行标准有两个:

4.老龄社会到来早。我国人口老龄化不同于发达国家,发达国家的老龄化一般是和现代化同步的,是“先富后老”,其老龄问题的暴露是分阶段的、逐步的,从而给这些国家应对人口老龄化挑战提供了充足的时间。我国人口老龄化是在经济尚不发达的情况下到来的,是典型的“未富先老”,西方国家近百年逐步显现的老龄问题,将在我国短期内集中出现,需要我们解决的问题更为复杂,但留给我们的应对时间却非常紧迫。比较而言,我们应对人口老龄化的物质基础相当薄弱,面临的困难更多、难度更大。

第一、1956年联合国认定,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量占总人口比例超过7%时,就意味着这个国家或地区进入了老龄化;

5.发展不平衡。我国人口老龄化呈现出明显的区域差别、城乡差别。从区域看,东部地区已经进入老龄社会,如上海市2008年老龄化水平已超过20%;西部地区人口老龄化相对缓慢,个别省区如宁夏尚未进入老龄社会。从城乡看,发达国家城市人口老龄化水平一般高于农村,我国情况恰恰相反,出现人口老龄化程度城乡倒置现象。目前,我国农村人口老龄化水平高于城镇1.24个百分点,全国60%以上老年人生活在农村。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和人口的迁移流动,这种城乡人口老龄化程度倒置的状况还将继续发展,农村老龄问题将更加突出。人口老龄化的区域不平衡、城乡不平衡和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相互交织,增加了老年群体同其他社会群体之间、不同老年群体之间共享经济社会发展成果的难度,让全体老年人平等共享改革发展成果,已成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迫切需要。

第二、1982维也纳老龄问题大会认定,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比例超过10%,意味着进入老龄化社会。

6.牵涉的问题多。人口老龄化使劳动力年龄结构、人口赡养比结构、代际关系等发生了重大变化,直接影响社会消费结构、产业结构的调整,直接带来社会利益格局的变动,对社会管理、公共服务和公共财政提出了新的要求。此外,老年人文化层次结构的变化,带来了老年人需求的多样化,社会思想文化观念的多元化,对敬老、养老、助老良好社会氛围的营造提出了新课题。

中国在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时,两个标准同时满足,意味着自1999年底起,中国已正式进入老龄化社会,迄今已近20年。

三、正确认识关于做好人口老龄化工作的几个问题

中国的老龄化状况究竟如何?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长刘维林概括出三个基本特点:

1. 有人说,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日益加重,我们的养老方式也要从家庭养老向社会养老过渡,以社会养老代替家庭养老。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首先,中国是老龄人口规模最大的国家。据全国老龄办最新数据,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有2.41亿人,占总人口的17.3%。

中国原来一直是家庭养老。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父母对养老的质量要求越来越高,他们有自己的养老需求。同时,家里子女数量却在减少。在这种情况下,家庭养老弱化,提高社会养老水平成了一个基本潮流。

其次,中国是老龄化速度最快的国家。从成年型社会到老龄化社会,法国用了115年,美国用了60年,日本也用了30多年,而中国只用了18年。目前中国每年老年人口的增长率在3.5%左右。

但在养老问题上,中国并不适合照搬西方的社会养老模式。要通过家庭养老与社会养老相结合,充分发挥家庭和社区功能,着力巩固家庭养老地位,优先发展社会养老服务,构建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的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创建中国特色的新型养老模式。

第三,中国应对老龄化挑战最严峻。发达国家在进入老龄化社会时,人均GDP在5000-10000美元之间,而这个数据在1999年底的中国仅为850美元。这正是中国人“未富先老”说法的由来。

2. 一些西方经济学家认为,老龄化是中国的最大为危机,认为它将使国家财政不堪重负。如何看待这种说法?

越是“冷酷”就越是清醒,冷静地指出问题并非是为了引起恐慌,而是为了更好地解决问题。这也正是刘维林对中国解决好老龄化问题信心的来源。在他看来,老龄化一方面是人类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是任何一个国家在发展进程当中都会遇到的必然性问题;另一方面,老年人口中蕴藏着的巨大人才优势、老龄产业中蕴藏着的巨大市场潜力,如果充分挖掘,严峻“挑战”就完全可以转变为中国的又一个机遇。

我们应当全面、客观地分析人口老龄化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辩证地认识人口老龄化问题,既不能不承认人口老龄化对经济社会发展有影响,也不能悲观地认为人口老龄化将导致经济社会的停滞发展。过分看轻影响和过度看重影响都是不科学的。

而中国对老龄产业的顶层设计,也在印证着刘维林关于老龄产业是机遇的看法。过去5年,仅国家部委就出台涉老政策文件100多个。中共十九大报告更是明确: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构建养老、孝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推进医养结合,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

不可否认,老龄化对国家经济和社会的持续发展会产生深刻的影响。目前对老龄化的经济发展关系的认识还相对比较“悲观”,甚至认为老龄化将会形成中国发展的危机。支持这样的看法的主要理由是,老龄化背景下我国的劳动力优势可能会相对弱化;对老年社会保障基金的压力会持续增加等。

早在2016年7月,民政部和国家发改委印发《民政事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提出了更为具体的养老服务体系目标,即全面建成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医养相结合”的多层次养老服务体系。

但另一方面,我们也要看到,我国各级政府都非常重视人口老龄化问题,许多地区政府把老龄事业纳入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大局中去统筹谋划,积极探索有地区特色的养老制度和公共服政府这种行政作为,对制约负面影响和提升正面影响起了很大的作用。其实,换一种眼光看待老龄化,老龄化其实也能够带来市场的新机遇。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葡金娱乐发布于新葡金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2012国考申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